— 学医救不了国服 —

The Second

蒼歆:

XmenFC衍生
Erik/Charles
Mpreg!注意




Charles正被自己的妹妹逼迫着围绕学校慢跑。Raven明智地挑选了下课时间,作为学生们敬重的完美教授,他只好忍气吞声维持着和蔼的笑脸来面对窗台上挤得密密麻麻的那些小脑袋们,以示运动之无边魅力。有一些安静的孩子,比如Jean,他仍然在担忧他对她们的教育方针,小姑娘几乎不爱户外活动。但现在,也许这会是个言传身教的良好契机。如果Charles能够活着完成第三圈的话。
同她偏好的有着金色卷发的可爱脸庞形成巨大反差,Raven的性格在长大后飞快地与天使挥别,Charles只是和她小小地抱怨过一次自己的体重而已。
“闭嘴Charles,我听得到。”
Raven给了他一个巨大的白眼,一只手还算有人情味替他拍拍后背,“你喘得像条狗,能力都失控了一下。说真的,你多久没运动了?在床上的不算。”
“自从James出生以后——”
“你比原来重了十磅。”Raven打断了他惯常的借口,她不想第四次听了,“如果没有人为此烦了我整整一周的话我会耐心安慰你的。但相信我,Erik会爱你直到天长地久,无论你有没有啤酒肚或者掉光了所有的头发——”
Charles把脸埋在手掌中呜咽,“别说了,Raven。”
“Dad!”
一阵轻快的脚步插入他们的对话,是James,他已经能够跑得很稳了,结结实实地撞进Charles等候着的怀抱。
Raven最后横了一眼她的哥哥,示意James出生之久,已经不能拿产后遗留问题来说事了,然后满面笑容地凑过去亲吻了一下小侄子。
“Hi,下午好,Raven姑姑。”
小男孩咯咯地笑起来,Charles感到心情一下了明朗了起来,他托住儿子的腰背抱紧,读取了James浅层的一些思想,“Dad下午有课,先和我待在一起吧。”
“好的。”
男孩抓紧父亲的上衣愉快地同意了,但Charles没有忽略他表现出的一点小小惆怅。
“怎么了,宝贝?”
“Dad让我自己告诉你的,用这里。”
James在他怀里扭动起来,指指自己的脑袋。这两年他飞快的长大,Charles都差点抱不住了,幸好Raven上前帮了他一把。
“'我不给Dad发消息'。”
男孩模仿着他另一个父亲的语调。
我觉得一直不决定James对你们的称呼是个麻烦事。Raven悄悄发送道。
能分清James说的是哪个Dad就好。Charles并不在乎,他和Erik都喜欢儿子这么叫。
他转而回应自己的男孩,“那么,现在,你可以试着给我投射一次。”
James屏住了呼吸,他看上去非常努力,作为一个刚刚显现变种能力的孩子他已经进步得惊人的快了。先前Hank对他的检查显示James同时拥有心灵感应和操控金属的能力,“很明显地告诉所有人这是谁和谁的孩子了”,大家愉快地嘲笑。
首先涌入Charles的脑海的是他们位于大宅里的房间,Erik在下午的训练结束后陪James读了一会儿书,Charles欣慰于这些图像的清晰,Erik的绿色眼睛在阳光下迷人极了。
然后是他们的对话,如James所言的内容。
画面突然抖动了一下,Charles看见了空无一人的厨房,他本来藏在橱柜深处的巧克力被撕开包装摆在了桌上,而且很显然,少了一半。他的视野迅速后退,离开了厨房,很快终止这段投射。
“哦,Charles,看看我们机灵的小男孩。”
Raven在他开口之前爆笑起来,看来James没有控制好使用能力的对象,“我就说为什么没见到什么高热量的食物你还变重了。”
作为一个耐心的父亲,Charles没有责备他的孩子,只是注视着James同他自己如出一辙的蓝眼睛叹息,“很好,甜心,只是以后别偷吃甜食了,小心你的牙齿。”
“不告诉Dad?”
小男孩在得到保证之后高兴地笑起来,“我们去草地那儿。”
“没问题。”Charles最后轻轻吻了他的额头,把儿子放在地上,“所以,你也一样,关于我们把巧克力藏在哪里了,别告诉Dad好吗?”

* *

当Charles的啤酒肚达到他的丈夫都开始担忧的程度的时候,他们意识到这不再是运动能解决的问题了。Charles需要检查一下,而Hank无疑是最佳人选。
“你最近没有哪里不适吗?”
Hank皱着眉看他的结果报告,表情让Erik有点不安,但实验室的金属仪器们都还完好地待在该待的地方,他的手掌正被温柔地揉捏安抚着。
“没有,一点也没有。”坐在检查床上的Charles回答,“到底怎么了?”
他得到一个友善的笑脸,“那我们确定最后一个可能吧,Charles,你也许第二次怀孕了。”
两位变种人领袖的脑内晕乎乎的,好像又被Sean折磨过了一遍一样。Charles不知是喜是忧,五年前他熬过了对于一位生理上的男性来说非常艰难的九个月,但远处James欢快的意识也在提醒着他,有一个生命中的天使在等待降临。
一个小黑点显示在屏幕上,Hank大声地宣布了猜想成功,尽管无比得小,这就是他们的孩子,属于Erik Lehnsherr和Charles Xavier。
即使不去读,Erik的情绪也比他的丈夫明显多了,蓝色野兽正在懊恼地来回走动着,想要捉住他飞舞的器材。

* *

很快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个消息,经历过James的事,就连最年轻的学生们也只是偶尔会对Charles隆起的腹部投以好奇的注视。
“这个孩子会有和James一样的能力吗?”
在晚餐的时候Alex忍不住问,即使已经成为了老师,他还总是有一点冒失。
“也许还是有一点不同的,你看你和Scott。”
Sean咬着叉子猜测道。
“如果孩子在出生之前就显现了能力,我们很快就可以得到结论了。”
忍受着越来越多的好奇目光,Charles刚想在他们脑子里吼些什么然后把它归罪于激素作用,他发现自己的儿子也参与进了这个讨论,James似乎对这一切很有兴趣。
“Dad,如果宝宝也像Kitty那样,”小家伙吮着他的手指,坐在他所提到的女孩旁边,直直地看着Charles,“他会不会从你的肚肚里掉出来?”
餐桌在一段沉默后爆发出了狂笑,Raven拍着桌面,几乎要打翻了她的杯子。
尽管有些有失脸面,Charles放下了手里的刀叉,在众目之下颤抖地抚摸上了肚子,他身边的Erik保持着同样的惊恐表情与他交换了一个眼神。
“我想……”Erik清了清嗓子,“应该是不会的,宝贝。”

* *

生产的过程照旧由Hank来主刀,这一次Erik选择了陪在丈夫身边,而James交给他的姑姑来照看。
婴儿的啼哭终于穿透了层层木门,所有人都安心地长叹了一口气。
“Dad说他很好,是弟弟。”
James兴奋地从长凳上跳了下来,告诉Raven他从父亲那里读到的信息,在门边开始期待地徘徊。
“Dad也很开心。”
过了一会儿他补充道。
男孩的能力已经很熟练且强大了,既然看不到婴儿,Alex选择继续笑着逗他,“还有别的吗?”
“弟弟在打招呼,”James的脸上泛起喜悦的红晕,开始轻柔的探知,“Dad说感谢Dad,他非常爱他,Dad也爱我们……”
最终所有人都被绕晕了,直到小男孩被Erik打开房门抱进去。
这是变种人学院第二个出生的孩子,然而,他们应该不需要他成为第三个心灵感应者了。


FIN

下蛋写上瘾了(不

评论
热度(17)
  1. 学医救不了国服蒼歆 转载了此文字

2015-11-22

17 蒼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