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学医救不了国服 —

超级二代培养手册【诞生篇】

栗子核桃酥:


第一个孩子出生于Osborn家,当还套着制服的蜘蛛侠傻笑着向大家介绍自己的儿子时,整个复仇者联盟都震惊了,特别这个孩子还有着一头特别漂亮的金发,五官跟抱着他的逗比傻爸爸一点都不像。


“你抱养的?”


“你捡的?”


“你从哪里偷来的?”


Harry知道吗?”


……


TonyClint对瞪了一眼,就差立马掏出钱包来开赌盘了。


“不是,”Peter的嘴咧得快要像万磁王一样宽,“他是我跟Harry的孩子。”


“噢……”所有人不约而同地在婴儿的脸上停留了一阵。


“嘿,我说真的,不是开玩笑。”Peter傻爸爸抓了抓自己乱糟糟的卷发,“Harry给我的惊喜,Osborn家最新的研究成果。”


“所以……咳,”Steve终于问出一个Peter想听的问题,“他叫什么名字?”


Gordon,他的名字叫Gordon。”


 


 


Lilith第一次被抱出培养器时候,美国队长的手抖像是Harry递过来的不是一个小小的柔软的婴儿而是一颗能将整个纽约夷为平地的核弹。


冬兵无语地将他撞开,用右手将自己的女儿接过来,Tony在边上兴奋地大叫着必须要为老冰棍们的第一个孩子举办一场盛大的派对。


“她是个多么可爱的小天使,”Tony.终于有机会开派对.stark欢呼着转圈,“她值得一切最好的!”


“天啊,她张开眼睛了!”Clint紧紧跟在Barnes身后,“她真的好可爱,NatNatNat你快看啊,她的眼睛真是像队长一样漂亮!”


Natasha强忍着抬腿踹一脚自己已经开始向傻爸爸发展的丈夫的冲动,将手放在隆起的小腹上用力深呼吸了几次。


“先生们,我想要看一看我们可爱的大小姐。”黑寡妇挑着嘴角笑着看向众人。


于是全复联的大人男们马上将婴儿放到了这位准妈妈的怀里,自发地将这俩位女士围在中间,Clint更是从后面抱住了Natasha,幸福得好像出生的是自己的孩子一样。


“我们要为她起一个名字,饱含祝福与爱的名字!”Tony抱着pad刷个不停,“我在网上进行了一次有奖征集,然后让Jarvis进行了一次针对性筛选……”


“她的名字叫Lilith。”冬兵说。


What?!”Tony整个人都僵住了,“我们有很多更好的更漂亮的名字,MargreteMonicaJenifer……”


No,”Barnes淡淡地笑了一下,“她就叫Lilith。”


“Tony”Steve用深邃的蓝眼睛看着他,“Lilith是个非常好的名字。”


Allright,听你们的,”Tonypad塞到一边的Jarvis手里,“看看有人说过这个名字没有,有就把奖金给他吧。”


“好的,Sir。”Jarvis笑了笑,顺手将Pad塞进了口袋,顺便将一百万美金转入到某个幸运者的银行帐户里。


 


 


Blake在所有的兄弟姐妹里排行第三。


外人总有以为他会有多羡慕自己的伙伴有着怎么样厉害和伟大的父母,甚至还有小孩子在给贺卡给复仇者们的时候,会忘记他的父母的名字。


但是Blake觉得没有什么。


他的爸爸也许在别人眼里没有什么特别的存在感,但是他感觉到非常满意——爸爸会带着他打橄榄球,教他射箭,为了拯救无辜的平民冲进被反派压得半塌的房屋,让他骑着肩膀去游乐园(当然如果Lilith在的话就是一边一个),领着他偷偷去买给妈妈的生日礼物……像是天下所有普通的爸爸一样——是的美国队长跟雷神都不行,他们往中心区的哪里一站都会被人认出来。


他的妈妈则厉害得多,她教他怎么从别人嘴里套出自己想知道的信息,给他做俄罗斯菜,为了他把家里所有的烈酒都锁了起来(对的,还包括了Tony放在公共区域的部分),在他发烧的时残忍地把lith抱走然后在夜里不停地起来看望他……但是比普通妈妈更厉害的是她数次在战场上救了美国队长他们的命,简直酷炫得没话说。


作为普通人,他们没有超级血清,没有钢铁盔甲,也没有来自外太空的神力,他们用血肉之躯教导他怎么成为一个正义者,Clint甚至在他八岁生日那年,就送给他人生第一把弓箭,以及一句带着笑意的嘱咐。


“照顾好lith,”Clint揉了揉他的头发,“不要因为她有着血清就让她到处乱跑。”


“像Barnes叔叔照顾Steve叔叔一样吗?”他不停地抚摸着自己的新武器。


“哈,如果你愿意的话,”Clint刮了一把他的鼻子,“你要知道,无论她们表现得多强韧和坚定,她们总会有需要保护和爱护的时候。”


“你就是这样追到妈妈的吗?”Blake笑着问,“保护她,爱护她。”


“如果你是这样理解也可以,”鹰眼擦着自己的箭,“更重要的是我爱她。”


Clint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但他清楚懂得他有世界上最好的爸爸。


他能冷静沉稳地对抗着稀奇古怪的敌人和反派;


他能隔着整个广场一箭将九头蛇的喽啰射成一串;


他能在妈妈不开心的时候装傻卖萌哄她开心;


他能抱着他穿过枪林弹雨一脚将反派BOSS踹下飞行器;


哦对,他还能提前给自己儿子挑了一个漂亮的女朋友。


Clint.Barton是世界上最酷的爸爸!


 


当雷神一头撞进复仇者大厦的时候,大家正忙着给三个小朋友完成一份家庭作业——以自己的家庭成员为主角,和家长一起写一个故事。


Gordon是这样写的:


 


从前有一只很可爱很聪明很乖的小虫子,住在一个冷冰冰的水晶房子里,它很孤单。有一天,一只漂亮的萤火虫来了,萤火虫将它救出了冰冷的房子,陪它玩耍、教它知识、给它好吃的……小虫子非常喜欢萤火虫,于是确定跟着萤火虫回家,可是萤火虫家里居然还住着一只又蠢又傻又话多的大笨虫,还说自己跟萤火虫是朋友!于是聪明又厉害的小虫子把大笨虫踢出了萤火虫漂亮的树屋,从此与萤火虫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Peter呆呆地看着本子上的字,“我总觉得有什么不对。”


“会吗?Harry低头亲了亲Gordon的小脸,“真是个有趣的故事,亲爱的,你是那个可爱聪明又乖巧的小虫子吗?”


“是的,”Gordon抱住Harry的脖子在他脸上重重亲了一下,“我爱你,Papa!”


“你真是个小甜心,”Harry笑得更灿烂了,“我们一起去拿点下午茶的点心怎么样。”


看着Harry抱着Gordon走进厨房,Peter飞快地抓起桌上的铅笔和橡皮,开始在本子上涂改。


Peter,”Steve好笑地看着他,“你能改变故事,但不能改变Gordon的想法,他爱Harry,这是他与生俱来的意志。”


Peter颓废地放下本子,想了想,最后重重地用水笔在最后加上一句。


“我才是萤火虫在世界上最爱的人!”


“幼稚,”Natasha翻了个白眼,“而且你这是变相在承认自己笨,Peter。”


Lilith在她旁边认真地写完了自己的故事,然后开心地将本子举起来:“我完成了!”


“真的吗?”Tony一把将她抱了起来,“我们的小公主还配了漂亮的插图!快让我看看是一个怎么样的故事!”


然后伴随着一阵晴天里奇怪的雷声,一道红色的影子撞碎了落地玻璃直接摔在了他们的面前。


Whatthe…Tony眼看着自己干净漂亮的木地板被砸得面目全非,而肇事者还自顾自撩了一把他稻草一样的乱糟糟的金发,向他们露出傻兮兮的灿烂笑容。


“吾友,好久不见!”Thor张开双臂迎接向他跑过去的LilithBlake,“还有你们。”


Thor叔叔!”Lilith甜甜地跟他打招呼,“你终于来看我们啦!”


“额,Jar……Jarvis,”雷神的笑容僵了一下,然后抱着两个孩子转向了站在一边正在通知相关人员更换新玻璃的Jarvis,“吾此次前来,有求与你。”


“天,”Tony惊讶地拍了一把Barnes的铁胳膊,“我刚刚是出现了幻听吗?我听到了不可一世的神祇在向我的电子管家求助!还用了那么尊敬的语气!”


“如果你需要清醒一下,”Barnes抬了抬眼,停下了手里正在修改错别字的工作 ,“我不介意把你从这里丢下去一次,像Loki一样。”


“咳,Thor,”Tony招了招手,“这里,看这里,是的,就是我,Tony.stark,才是J的主人,你在请求他的帮忙前,是不是应该先告诉我内容。”


“我以为,”Thor迷惑地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脸无表情的Jarvis,“他是一个拥有独立人格与自由的存在。”


“任何Sir需要的时候,”Jarvis微微的弯了弯嘴角,“我就不需要所谓的独立与自由,而且我永远都是他专属的所有物。”


“哪怕只是他想要知道八卦的时候……”Peter在边上两眼发光地望着雷神 ,“而且我们也想知道。”


So,”Steve停下削铅笔的手,“你需要Jarvis帮什么忙,也许我们也能给予一点帮助?”


“其实就是,”雷神迟疑地将两个孩子放到地上,“我希望你能教我做布丁。”


“布丁?”Clint看着同样吃惊的Natasha,“我以为他只喜欢吃鸡腿?他是怀孕了吗口味忽然大变了吗?”


“不不不,”雷神的脸上泛起了诡异的红晕,“不是我怀孕了……总之他非常想吃Jarvis做的布丁,所以我请求你能教给我制作的方法。”


整个休息室都陷入了奇怪的沉默。


“有什么问题吗?”Thor有点局促地比划了一下,“Tony?”


“你刚刚说,”Tony眼睛瞪得大大的,“He?”


“是的,”Thor那种灿烂得不忍直视的恶心笑容又出现了,“Loki怀了身孕,想要吃布丁。”


“我懂,”Clint木然地点了点头,“Nat怀着Blake的时候,也曾经大半夜让我跑了半个纽约把一个点心师从床上抓起来做中国点心吃。”


Natasha直接在桌子下踢了他一脚。


“真奇怪,”Tony点了点头,“我居然一点都不奇怪这两个居然是一对。”


“难道重点不是Loki怀孕了吗?”Bruce目送Thor像小学生跟着老师一样跟在Jarvis身后走进厨房,“还是说我记错了曾经掀了半座纽约城的邪神是位女性?”


于是除去完全没有兴趣的BarnesSteve,连表示自己一点完全丝毫真的非常不好奇的Bruce都被Tony拖去扒在厨房门口偷听,Steve忍着无奈的笑意跟自己的丈夫轻轻交换了一个吻:“真的不好奇?”


“又不是没见过。”Barnes低头认真地给自己女儿的画作上色,“有什么好好奇的。”


“见过……”Steve疑惑地看着他,“什么?”


Loki的,”Barnes停下来思考了一下词汇,“女性形态,黑发、高挑、非常漂亮。”


美国队长目瞪口呆,他的丈夫对他翻了一个白眼,一脸少见多怪的表情。


“之前你们出任务的时候,”Barnes的铁胳膊灵活地转着那支水笔,金属移动间发出清脆的声音,“Loki顶着女人的身体到这里来找Thor,于是我接待了她。”


SteveLilithBlake一起露出了好奇的表情。


“她说她是Thor的宫女,但是我认出了她,”Barnes撇了下嘴,“她很气愤的表示等她有能力了一定要让我好看,然后把出发前Jarvis留下来的布丁全部吃掉了。”


“全部。”Steve茫然地张了张嘴,“所以Thor说他想吃Jarvis做的布丁。”


“她。”Barnes换了一个颜色的水笔,“然后她就一脸不痛快地走了。”


“等等,”Steve抬手作出一个暂停的示意,“‘等到她有能力了’是什么意思?”


这个问题很快就有答案。


Thor带着亲手做的布丁离开没有多久,他又满脸挫败地回来了。


而且还抱来了他口中的——正在怀孕中的——邪神。


尽管脸上有些憔悴,盔甲变成了风格复古的长裙,大家还是能一眼认出这个曾经孤僻高傲的邪神,他(她?)的黑发变得更长,披散在丰满的胸前,身形已经非常突出,有些虚弱地靠在Thor的怀里。


Natasha首先上前去察看了她的状态,然后指挥雷神将她放到一边的硬皮塌上,TonyJarvis端上刚刚作为范例的完美J氏布丁。


“所以现在是什么情况?”Natasha看着Loki将整整一托盘的布丁放在自己的肚子上,Thor连忙紧张地将托盘端起来,只是虚虚地抵在她隆起的小腹上,“上次你出现的时候,可不是这样凄惨的样子。”


“本王只是有点累了,蝼蚁。”Loki说完才想起来面前是什么人,他的手飞快护在了肚子上,用锐利的眼神瞪向了蹲在她身边的Natasha


“好吧,”Natasha摊了摊手,“鉴于你上次给我们帮了大忙,我会装作我没有听到。”


“真的是只累了,”Loki偷偷松了一口气,重新拿起了布丁,“不是什么大问题。”


“可是你什么都吃不下,”Thor紧张地抢过话头,“而且还经常睡不好。你现在甚至连伪装用的幻影都维持不了。”


“我只是法力有点透支。”Loki叹了口气,“我只有保持女性的身体,才能生下孩子,而且我要保证有足够的能量去供给给这个小淘气,才能保住他。”


“所以,”Natasha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上次你动用了太多的法力,才会让自己那么虚弱。”


“不用客气,”Loki露出了一个苍白的笑容,“我收下你们的感谢。”


尽管还是好想将布丁糊她一脸,Tony还是安排了房间让已经无法伪装自己的Loki住下,保证会给她最好的照顾,然后送着急吼吼的雷神回家去查找充实法力的方法。


但事实证明就算Loki站在了他们的一边,而且变成了一个需要照顾的孕妇,也不能改变他爱作死的邪神本性,她在第一天就差点将Hulk惹出来,于是本来应该给她做身体检查的博士紧急将自己关在了房间里平复情绪;第二天来为她检查的是Peter.Parker,结果等到HarryOsborn大厦找过来的时候,却发现Peter兴奋地跟她聊了一天,完全忘记了检查的事情(Peter还表示自己好久没有遇到过跟自己一样那么喜欢说话的人了);第三天,第四天……最终成功完成了这个任务的人让大家都掉了眼镜——冬日战士面无表情地听着Loki滔滔不绝地说着什么,然后淡然地回了一句,然后在“银舌头”Loki目瞪口呆的表情中按照Jarvis的指示下淡然地完成了基本检查,然后从容地将采血器丢进药箱里提上,胜利完成任务离开了房间。


“好了,其它的数据只要扫瞄采样就可以了,”Bruce接过Barnes手里的药箱,“我不知道是不是应该问,但是她都跟你聊了些什么?”


“她问我跟一个被冻了70年的老冰棍一起生活会不会不大有情趣,”Barnes耸了耸肩,“然后还说了很多无用的废话,很吵。”


“那你怎么回答的。”Tony笑着凑过来,连Clint都从通风口里探出头来,期待地看着他。


“我觉得还好,”Barnes瞟了一眼正低头窃笑的美国队长,“要知道,我才曾经比较懂得浪漫和情趣的那个,所以我告诉她,至少会比跟拎着个锤子到处跑的二货有意思得多。”


大家都识趣地低下头去放声大笑,装作没有看来美国队长又恬不知耻地当着队友们的面跟他的丈夫交换了一个湿吻。


 


Jim降生后,Loki忍耐了一段虚弱期,过后迅速换回了男儿身,穿上了一套时髦而昂贵(这点上他跟Harry拥有了共同的语言,甚至因此为开端成为了知己)的衣服,抱着小Jim穿过了大厦地下室的玻璃门,字面意思上。


“我以为我锁着门的意思是就是请勿打扰?”从摊着一堆堆乱七八糟零件的工作台后面抬起头的Tony瞪着他,“而你就这样直接从玻璃里穿过来就不怕卡住吗?”


“我并没有你柔软可观的小肚腩,”Loki露出了他招牌的坏笑,甚至整个头部都习惯性地轻轻摇晃着,“所以我相信不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的。”


“我以为你至少是来道个谢?”Tony气愤地将工具放下,“但你其实是来讽刺我的身材?”


“当然不,”Loki一抬手,“如果我是在讽刺你,我至少应该提到你的身高。”


“但是你说对了,”一道绿光顺着他的手指飞向了正在关机检修状态的Jarvis,“我就是来给你道个谢,不用太客气,小矮子。”


Tony还没来得及说一个字,就直接晕过去了。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被Jarvis抱到了床上,BrucePeter都站在床边,Pepper紧张地坐在床边的椅子上,听Jarvis分析他的身体报告。


“很高兴看到您苏醒,”Jarvis中断了解说,迅速俯下身来看着他,“需要水吗?”


“最好给我来点。”Tony被他半抱着坐起来,Pepper丢开报告纸飞快地给他的背后塞上枕头,“我晕过去了多久了?”


17个小时,”站在床尾的Bruce回答,“你有多久没有睡过了?


接近24小时,”Jarvis回答,“我在检修过程中数次试图启动义体,但是都被Sir强制中断了,我很抱歉。”


“不是你的错,J,”Pepper顺着Jarvis的搀扶站了起来,“这几天我会回到公司去处理事务,你最好能好好地陪在Tony身边,搞清楚发生了什么。”


“我很抱歉在这种时候还需要让您前来,”Jarvis将他们都送到了房门外,“谢谢您。”


“哦,不用客气,”Pepper笑着轻轻拍了下自己的圆鼓鼓的肚子,“记得你可是要当我孩子教父的人的丈夫——而且我还没有虚弱到连公司事务都处理不了的程度,相信我。”


“哦,别让Loki听到这个,”Peter领着她往外走,“他可是被折腾惨了,几乎是在床上躺了四个月,不停喝特制的苹果汁,用仅有的力气不停地说说说说,以发泄不满。”


“听起来真可怜,”Pepper忍不住笑了,“但听起来你很开心,一个好聊友哈?”


而此时的Dr.Banner正坐在狼吞虎咽的Tony对面,一项项地对比着最新的扫瞄数据,无奈地做出最后的确认,Tony真的就只是好好地睡了一觉而已。


So,”Tony吞下嘴里的东西,喝了一口咖啡,“你的意思是Loki所谓的谢礼就是让我好好地睡了一觉?”


目前看来是的,”Dr.Banner将光屏上的数据关掉,“而且是质量很好的睡眠,你全身的机能都处于接近巅峰的状态。”


“哇哦,所以我现在活力充沛,”Tony仰头将整杯咖啡一口干掉,“但是我还是觉得有点不甘心,你懂的,只是睡一觉。”


Bruce笑着看他继续将甜甜圈塞进嘴里,顺手想拿一块小饼干,只见眼前一闪,Clint已经从天而降,端起了那碟小甜饼。


“嘿,铁人~Clint向着Tony扬了一扬下巴,“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过Thor让我带句话,Loki的法力只够支持到今晚的12点,好好享受。”


12点?什么?”Tony的视线在他跟Bruce的脸上来回,“过了12点我就会忽然失去所有的体力过劳休克吗?”


“也许,”Clint将碟子放下一点方便Bruce也能拿到饼干,“你应该试试去量一下你现在的实身高?”


“与身高无关,Barton先生,”Jarvis端着方包和牛奶——两个老冰棍的早餐,显然——从厨房走出来,“我想大概问题出在我身上。”


What?”Tony从座位上弹了起来,“他对你做了什么?你觉得哪里不对吗?防火墙?主机?病毒?”


“不是的,”Jarvis脸上露出了一个非常人类的笑容,抓起他在半空乱挥的左手,然后摁在自己的左胸上,“是这个。”


“噢……”Tony完全呆住了,Clint向着Bruce做了一个“我什么都不知道的”表情,而Tony保持着嘴部张着的表情,缓缓将耳朵贴在了他的管家的胸口上。


“这里发生了什么?”Peter从电梯里走出来,身上穿着Harry给他挑选的那套休闲装,看上去阳光帅气,“为什么像看到了鬼一样的表情?”


“噢,原来如此!”Tony猛地明白过来,“J变成了真正的人类!活的!有心跳的!”


“我想我也明白了Loki先生的意思了。”Jarvis微笑着将Tony直接扛了起来,在他的抗议声中向他们点了点头,“那么稍后我将会联系您,Parker先生。”


“哈?”完全状况外的Peter看着Jarvis扛着他的主人从他身边走进了电梯,“嘿,可是我今天跟Harry有个约会,Jarvis?”


“你刚刚没有听到吗?”Bruce开心地站了起来,手里还端着茶,“LokiJarvis变成了活生生的人类,有心跳、有呼吸、还有……”


DNA。”


“哇哦,”Clint欢快地给自己倒了一杯咖啡,“我们又将迎来一个新生命吗?一个富三代兼超级英雄二代!”


“事实上,”Peter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手上一边在手机上摁着,“是两个。”


“我跟Harry的第二个孩子,”Peter亮出了一张照片,“昨天正式开始成长。”


“唔,”Bruce想像想身边围着一群小孩子的景象,“我忽然有点期待这样的生活了。”


洛克喜欢小朋友,三个玩伴还不够呢:)

评论
热度(5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