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学医救不了国服 —

(翻译)In the grip of grace:寻卿千里 *第2章(中)

maryandmathew:


第2章   (上)




安静又昏暗的卧室里面,Thor发觉Loki正躺在床垫的一角,蜷缩着身子别过脸去,直愣愣地看着阳台的双开门,那里已经关好锁上了,透过雨滴斑驳的窗口可以看见远处城市的灯火一明一暗。


 如今这间小公寓已经收拾得焕然一新了,——添置了不少新家具,台灯在床头几上柔光熹微,衣橱里衣服满当当的,之前Thor在地上看见的那沓纸张也整齐地摞在台灯旁边,有只钢笔压在上面,这房间已然改头换面,也就只有Frigga能在不到一个小时的功夫里安排得如此妥当,她叫了一队Asgard的侍从来帮忙,此刻他们一定都是在别的房间忙忙碌碌,卧室的门已经关上了,房里除了兄弟俩别无旁人,Thor隐约听到另间房里蹑手蹑脚的脚步声偶尔的几句窃窃私语。


先前那个摇摇晃晃的铁板床也换做了更大更结实的一张,新床的是优质木材结构,床垫铺得厚厚的羽绒毛毯,抱枕都数不过来,Loki却把它们都推搡到床的另一侧,甚至还把床单也从床垫上掀起来才躺下,仿佛要刻意让自己不舒服、非要用尽一切放松来抒发不满。


[都离我远点],他好像在说,[你们所有人]。


Thor呆站了片刻望着他,如同还是在试图适应眼前他弟弟的巨大改变,Loki之前就喜欢感情用事,可从未像现在这样过,他以前不论面对什么挑战或是困境都会愈发奋勇向前,总是希望像他人证明他的潜力。


而现在,Loki看起来很冷,甚至不情愿花点力气擦干自己就倒在床上,从前Thor才是粗枝大叶那个,而Loki不免肯定要嘲讽他要他有点自尊心,Thor从未见过这样一个毫不顾忌形象的弟弟,仿若所有光彩都从他眼中消失。


看着Loki浑身还湿漉漉的,THor拿过毛巾来帮他擦拭着,从他受伤的肩膀开始到他突兀的后背线条,细细擦干那些残留在他皮肤凹陷处的水痕,慢慢地拂过那样骨节鲜明的脊椎骨。房间是有一点寒意,可Loki却颤栗得好像他快被冻僵,Thor无法不去关注他皮肤上那些鸡皮疙瘩,难道是他在害怕什么?


擦干净过后,Thor拉起毯子盖住他,“试着放松点”,他说道。


“下地狱去”,Loki低声说。


这对兄弟已经度过了数个世纪无休止的的打闹,如同所有的兄弟姐妹一般,所以Thor对这些恶语相向并不是完全放在心上,——Loki之前也这样,有时候是开玩笑,有时候有点恼怒,可是Thor从未听过Loki的这般语气,平静又毫无情绪,Thor的手势滞住了呆看着他,无言以对了好半天才又重新擦拭起来。


Loki的头发的打着缠结覆盖在脸上,有水滴滴落的时候他眨了眨眼睛却不肯拂开那缕发丝,Thor擦着他头发尽可能吸走水分,如果是一年前,Loki念个简单咒语就可以烘干头发再来嘲笑Thor笨拙的无能为力。


“你知道这一切对我而言都不重要”,Thor梳理着他耳后的发丝说道,“……你出生在哪里、你生身父母是谁”,这些话说出口并不容易,而且相比较他内心想法更是难以表达万一,——Thor虽是不知道说些什么是好,可他知道必须得说点什么才是。


“你是方便啊”,Loki闭上眼睛,“什么都不在乎”。


Thor有些脸颊发热,他不是那个意思呀,“你仍旧是我弟弟”。


Loki困倦一般轻笑了声,可是他脸上却有种最痛苦的神色,下巴收紧还打着颤,眼睛也闭得更紧了,好像是他要把什么不想看、却又不得不看的东西抛出脑海,——随后又再次陷入沉默。


……


……


……


当Thor终于离开卧室的时候,脑子一团乱麻有点都有点昏头转向的,他花了好一会儿才认出现在这个客厅就是几个小时前他和追踪者站着的,认为Loki永远不会踏足于此的那个黑暗且家徒四壁的小破屋。


Frigga真是给这逼仄的小公寓创造了一个奇迹,木质地板刷新得闪闪发光,客厅中央还铺着毛茸茸的地毯,侍从们也带来不少家具,轻便的皮质沙发、精心造型的桌子。还有数只灯具,甚至还有个书橱,摆放的书籍都是些Loki喜欢的类型,虽然他的品味远比这些还精致高雅些,只是Frigga希望摆设得这里更舒适,而不是那么的曲高和寡,Thor就立刻有种回到家的温馨感觉,暗自希望Loki也会如此。


Frigga还从仙宫的厨房也带了些食物过来,碗橱和冰箱里也都填满了Loki可能会想吃的,从水果到肉类和面包应有尽有,架子上还有瓶陈年的优质红酒,——Loki喜欢这个甚于蜜酒,酒旁边还有盘小点心,也是Loki最喜欢的点缀着蜂蜜的风味。


Frigga刚刚把一小叠盘子、高脚杯、银质餐具什么的安放整齐,显然这么小的空间让她没什么施展余地还有点挫败感,整间公寓都弥漫着肉桂混合着丁香花的气息,炉灶上烟气袅袅的小罐子看来是这美妙味道的源头,里面还漂浮着陈皮和八角茴香,Frigga关好柜门后,又去不住搅拌着。


Thor看到妈妈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里把一切安排得如此温馨满满情不自禁地微笑起来,当她从Asgard降落此地急匆匆跑过来想要拥抱失踪的儿子时,Loki却甚至都没有一点欢迎的意思,只是逃避开好像她要攻击他的似的,Thor一直都想不懂这是为何,可Frigga却一直态度和蔼亲切,把Loki带回公寓除了源源不断的爱意和耐心再无其他,只有此刻Thor才在她母亲脸上看到悲痛和伤心的痕迹,当然这一切都不会在Loki面前流露。


“侍从们都走了吗?”Thor问道。


“最后一个也在几分钟前离开了,这样清净些让他好好睡觉”,Frigga扫了眼Thor又仔细看了下他,“THor”,她温和的责备道,“你这一身湿淋淋的把干净地板都弄脏了,怎么搞得这么湿?”


Thor叹口气,瞥了眼LOki卧房的方向,显然这个答案足够明确了,妈妈一定听见刚才吵嚷的声音了,“他洗干净了,可是头发都打结了,我怎么也梳理不开”。


Frigga最后搅拌了下罐子的液体放下勺子,“一会儿我去帮他,看看他需要什么,明天我好再带来”。


很难相信这间公寓还能装下什么东西了,这里已经够惬意了,“真是没人比您做的再稳妥啦”,Thor说道。


她脸上带着最柔和的微笑走向他摸着他的脸颊,Frigga的法术暖洋洋地笼罩住他,不一会儿衣服就都烘干了,而且感觉起来就好像挂在朝阳下整个盛夏,Thor也摸着她的手微笑道,“您这是在做料酒吗?”


“他最喜欢的”,Frigga的嗓音有些迟疑好像紧张什么似的,“他之前生病的时候我总是做这个来安神”。


“我记得的”,Thor说道,“他很冷,这个一定有用”。


听到鼓励她的笑容微微明朗了些,不过还是有些不自然,“我还多添加了些别的东西加强药性,是在气味里,因为我猜他是不肯喝这个吧”。


“他还好”,Thor答,“除了些打斗留下的伤”。


“你现在知道不要再跟妈妈撒谎了吧”,Frigga拍拍他的脸颊又走向柜橱,拿出一个没有标签的小罐子递给他,“这是按摩擦伤的药膏,小伤口一晚上就可以好,严重些的一两天也会没事了,几个小时药效退去就再涂些”。


Thor接过药膏,“您不留下吗?”


 她叹了口气环顾下四周,一切都安排妥帖了,“Loki现在有点生我的气,我想最好还是给他点时间自己想想吧,而你一直都不知道事实,不像我和你爸爸那样一直瞒着他,我想我们一家人里,Loki应该会对你敞开心扉吧”。


Thor有点不自信,觉得Loki对他是一样的气愤,“那爸爸呢,他来吗?”


Frigga挑起眉毛,“你爸爸忙着应付他呢,我想都处理完后,我会在Loki返回Asgard前叫他来一次吧”。


Thor点点头,知道Frigga说的“他”指的是追踪者。他希望他父亲能就关于他态度不敬Asgard王子一事严加处理他,“那Loki什么时候能恢复好回去呢?”


“这取决于他希望好起来的意愿吧,我可以带些食物来,不过也不代表Loki会吃,如果身体可以的话,想必心理上也可以了,强迫他回Asgard只会让他把那里视作监狱牢笼,而且一有机会一定会再次跑开”。


Thor深深蹙着眉头,“那我该怎么让他回来呢,他看都不看我一眼,好像他都不在我面前似的”。


“他在”,Frigga说道,“只是还沉浸在他自己的小世界里,要好好劝劝他,我们也要安排好他的基础需求,首位的和最重要的,食物、居所,休息啊,他需要很多的耐心和无条件的爱,直至永远不再怀疑他对于你的意义。”


“我只是不理解他怎么还不懂得”,Thor有些哽塞望着地面,关于自己的想法还有些许的愧疚,“让我很生气,他就那么跑了,我们整整一年甚至都不知道他是死是活,我知道他获知掩埋数个世纪的真相肯定很伤心,可是也不应该这样啊”。


“他恢复好些后,我想你再跟跟他细说吧”,Frigga说道,“只是现在还不到时候,我们之间还需重新梳理起信任,我知道他的某些行为可能对你而言于理不通,但你慢慢会懂得,看着他的脸色清楚他的每一丝痛苦都是真真切切,你弟弟是真的伤心”。


“那我该怎么做来拯救这一切,我好像是在和什么看不见的敌军奋战”。


Frigga拨开Thor的头发摸着脸颊直视他说道,“你是个勇敢的孩子,你肯定会找到方法的,要好好听你弟弟说话,不要批评或不理会他的感受,你也许会觉得他的举措是无理取闹,可是并不代表那不是他的意愿,要引导他向事实抛却那些错误的念头,而不是和他吵架、或者置之不理,有时候倾听而不是评头论足是最好的,Loki总喜欢身体上的安慰,你抱抱他,摸摸他后背之类的,他有时候就是心里想得事情太多,不过我每次像抱小孩子那样抱他时,他睡醒之后总会觉得我还在那里。“


Thor翻来覆去倒弄着小药罐仔细想着他妈妈的话,虽然他也不知道这么做够不够,——“我会尽我所能把他带回家”。


“我知道你会的”,Frigga伸开臂膀,他们拥抱在一起,而如今这么多困难摆在面前时只能从坚固的亲情中获得安慰,“你是个好儿子好哥哥,谢谢你能在我力不能及的时候照顾好他”。


……


……


……


他们一起走向Loki这样Frigga好来道别,Loki自从Thor走后仍旧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望着阳台门好像眼前一片虚无茫然。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20)
  1. 学医救不了国服Maryandmathew 转载了此文字

2015-06-19

20 Maryandmath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