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学医救不了国服 —

(翻译)All Hands Against Our Own:执手相看

maryandmathew:


简介:“给我剪头发吧,弟弟”,Thor说道,“就像过去那样”。


四次Loki给Thor剪头发,一次Thor给Loki剪~~




(一)


Thor哀嚎得好像Frigga要来谋杀他一样,在椅子上扭来扭去的随后跳下去奔向Loki,他们都还是小孩子,脸颊肉滚滚、红扑扑的,Thor躲在Loki身后,抓紧他的肩膀埋在他弟弟身后,Frigga无奈地叹口气,手拿着剪刀看着他俩在面前转着圈跑来跑去的好不耐烦。


“我不要剪头发”,Thor声音捂在Loki衬衫里呜咽咽的,“好疼的!”


“因为你总乱动弹!孩子”,Frigga心累道:“必须得剪!”


Thor摇摇头。


“Loki都剪了头发”,Frigga说道,Thor这才抬起头看向Loki,Loki也回望他撇撇嘴,Thor抓起一把自己的头发,乱糟糟的打着结披散在肩膀上,那些固执的婴儿卷都遮住了脸颊,他一点也不想要剪掉,他是个王子,应该有自己的主意。


“我不管”,Thor说道,“我不要剪头发。”


Frigga叹口气,把剪子放到桌上,“好吧,亲爱的,明天剪好了。”


Frigga把他俩一起抱起来,虽然Thor抗议得踢来提去的,他们俩脚不住踢扭着,Thor和Loki还共用一间卧室呢,就在他们父母的对面,床挨着床,Frigga把他俩放到床上亲亲前额后拉熄了灯。


他们躺在黑暗中随后Loki却爬向了Thor的床,Thor支起身来黑暗中眯眯着眼:


“Loki?”


“当然是我”,Loki说道,“坐起来”。


Thor立刻不问二话乖乖坐起来,黑暗之中又平静好一会直到Loki点亮烛台,Thor清楚地看见他手里拿着剪刀,他皱眉问道:


“弟弟,你要干嘛——”


“嘘”,Loki说道,“转过去”。


Thor明白过来,他笑道:


“你不能剪我头发”。


Loki拉下脸道:“我当然能,快转过去。”


Thor迟疑好半天才转过身,看着Loki手里的剪刀还是瑟缩不已,他弟弟最拿手的就是恶作剧了,不过Thor相信他,所以他转身过去坐在床垫边上:


“你要弄疼我一定不会饶了你”,Loki听得一阵发笑。


Loki的手最开始碰到Thor头发时候他差点跳起来,虽然他的手很温柔、非常温柔,毕竟因为他手还小;Loki先用手指理顺Thor的发丝,小心翼翼地Thor都无法明显察觉出来,他静坐着,Loki的手轻柔地拂过他头发触感好像丝绸,随后Loki咔擦咔擦剪起来,Thor呼出口气:


“小心点,弟弟”。


“知道啦”。


这就是事实,他温柔的方式Thor之前从未有体会过,他解开死结轻轻地整理顺滑,那一缕缕金色的发丝好像蜘蛛网,Loki剪完的时候手指再次抚过Thor的头发,随后Thor转过来他们对面望着一起卧在床上,紧挨着鼻子都抵到了一起:


“那么……”,Thor问道,“看起来怎么样?”


Loki微笑道:“很棒”。


……


……


……


(二)


Loki一直等着音信传来,三天三夜啊等在Nornheim的边境,——战场的外围,Thor和Odin正是身处这国家的某处腹地,Loki则和侧翼军团等在后方。


“这场战争用不着法术”,Odin曾如此说过,Loki听闻畏缩起来却不置一词,只能干等着。


他一直等着。


第三晚的时候号角声吹响,那是勇士们凯旋的信号,Loki一下子紧张地冲出帐篷,他看见了Odin不过很快视线越过看向他哥哥,不过那看起来不像Thor,Loki最开始都没有认得出,身上太多血迹,头发又红又黑的沾满泥土,脸上也是斑驳一片,他正在左侧,安抚着身下坐骑。


Thor在笑。


“了不起的胜利啊”,Odin说道,随后每个人都欢笑起来,大家齐声赞颂。


Loki小心地看向Thor,不过Thor没有注意到他的目光,这是他第一场战役,初次走向成熟男人了,他很勇敢,Mjölnir 挂在腰上,可Thor却走向另一边,没有和其他勇士们拥抱就下马了,虽然言语声音还是很欢快,可他的笑容已然褪色了,可这看起来除了Loki并没有人发觉。


他跟随着Thor走进帐篷。


“哥哥”,Loki问道,“你看起来好奇怪”。


Thor耸耸肩,脱下盔甲,“大概战火的阴影尚未离我而去。”(The nerve of battle still flows within me)


Loki皱皱眉看向他,轻声念着他的名字好像什么咒语,Thor并不看他只是机械地继续脱下甲胄,动作好像机器人那样直到最后脱下马裤看着镜中的自己,Loki看着Thor那默然的样子不禁有些害怕,很想问他,可却因为心里知情不要出口为妙而微微心痛,一直沉默着直到Thor说道:


“我杀了四个人”,他声音低沉Loki几乎听不见。


帐篷外狂风怒吼。


“哥哥”,Loki说道。


“我没想到……”,Thor颤抖着,他不想让别人看见他这副样子,因为战争而发抖,这是第一次Thor取人性命,“我听见他们在风中尖叫,弟弟”。


Loki这次上前抚摸他,手按在Thor的肩膀上,那里很烫,他的发丝也缠结着干涸漆黑的血痕,一种铁锈味让Loki好想捂上嘴,不过他没有,他只是走近身温柔地抚摸着他,Thor猛然闭上眼好半天才又睁开说道:


“给我准备洗澡水吧,Loki”。


Loki点点头。


这次Thor洗澡花费的时间比以往久很多,Loki一直等在他帐篷里,听着帐外战士们大笑畅饮着蜜酒,祝贺他们的成功悼念那逝去的战友,他暗想着Thor看见了什么,那种夺取别人的生命、剥夺他们的力量?他希望能离开这,如果父亲能同意的话。


Thor忽然从浴缸里跳出来,全裸着还滴着水,手里拿着把短匕首。


“你可以帮我剪头发吗?”他问道。


Loki看向他。


Thor说道,“求你了”,好多年他未曾这么说过了。


Loki点点头,从他手中拿过匕首牵着他走向椅子坐下来,Loki剪得很少,手指轻轻解开缠结好像童年时候,这匕首虽不是为了剪头发用的,不过也还算趁手。


“多剪点”,Thor说道,“我想要短一点。”


Loki犹豫了,Thor之前从不这样,一直为自己的头发引以为豪,——“战士的头发”,Thor如此说道,不过这次他抓住了Loki的手腕,在他来不及缩手前握住了他,他睁大眼睛充满了恳求,Thor并没有说什么,Loki也不愿和他吵,他只是握握Thor的手示意他放开,随后点点头。


Thor又坐好Loki开始剪起来,他剪着剪着可Thor的头发却参差不齐起来,直到Thor握住他的手腕稳住他,Loki这才意识到自己也在发抖,他们都在发抖,他放下剪刀Thor也站起身,走出去参加宴会,Thor听到帐篷外的笑声连连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他的头发过了几个月才又长好。


只是他们再未提起。


……


……


……


(三)


Thor的酒品一向不好,还没有走进房门就把Loki吵醒了,他一路走来轰隆隆地脚步声回响在走廊里好像打雷,Loki躺在被褥里好不耐烦,低吼着直到Thor打开门一缕强光照射进来:


“干嘛呢你!”他咝咝吸着气问道。


Thor不答甩上门踉踉跄跄地扑上床爬到Loki身上、Loki的身上,Loki咕哝着想要推开他,可Thor压在他身上太重了,他的喘息热热地散发着蜜酒的味道。


“弟弟”,他说道。


“快起来,你这蠢货”,Loki又推了把,Thor却全然不动,“你闻起来像腐烂的山羊。”


Thor笑起来气息喷在Loki脸颊上,痒痒的却又暖洋洋的。


“我这么爱你,你对我怎能如此无情?”


“因为你重得要压死我”,Loki说道,“你想干嘛?”


Loki笑着笑着却突然安静下来,Loki差点以为他睡着了,不禁暗暗腹谤起三勇士,毫无疑问肯定是他们给Thor灌了那么多蜜酒搞得他神志不清,不过Thor却圈紧了他的腰,十分动情地说道:


“给我剪头发吧,弟弟”,他说:“像过去那样……”


Loki想都不想就吸了口气:


“我没有剪头发的工具”。


Thor的嘴唇抵到他下巴:


“我很想念给我剪头发的你”(I miss when you cut my hair),Thor说道,“我很想你,弟弟”。


Loki在Thor身下扭动了下,好像身上Thor的重量更重了,压得他要窒息,他扭来扭去可Thor毫不理会,他的嘴唇又湿又热地抵到Loki皮肤上。


“没什么可想念的,”Loki答:“我就在这。”


“不……”Thor又贴近他,那种温暖的触感却又夹杂着不安,“我们最近好生分,不是吗?我看见你躲在阴影里看我,你不要躲我。”


他胳膊向下环住Loki的腰,紧紧地搂着Loki突然心慌起来,全身都绷紧了,可他越是挣扎,Thor就搂得越紧,所以Loki只好停下身,可呼吸却越来越快了。


“让我起来我就给你剪头发”,Loki说道,“拜托你,哥哥”。


Thor终于让他起来,Loki手脚并用躲开他,从武器袋里拿出把匕首,好像要用来防身似的。


可他并没有剪Thor的头发,他哥哥已经在床上昏睡过去了,四肢大大伸展开,Loki凝视着他,他那翕合的嘴唇、起伏的胸膛,——他已经睡得熟了,Loki不禁心里诅咒起他来,只好在他身侧也躺下来,听着他此起彼伏的鼾声沉入梦乡。


……


……


……


(四)


他们准备了好几个礼拜,整个神域都忙乱得人声鼎沸,Loki甚至找不到一个安静的角落,Thor的加冕礼这事总是与他如影随形,仿佛在追着他、嘲笑他,看起来根本没人质疑Thor的能力,好像视而不见一样,而且Loki更是难以出口,告诉他们又有什么用呢,他们不会听的,Thor就是那金色的王子,永远都是正确、永远不会犯错,Loki更像是那无用的次子,只是麻烦制造者、那位骗子之神而已。


所以Loki做了他必须要做的。


他爱Thor,所以有些时候这让一切更匪夷所思了,而这却又是他必须要做的原因,——他去Jotunheim的原因,他会让他父亲看到,Thor还需等待,他的加冕典礼虽然终究会来临,只是Loki知道,他尚未准备充分。


Loki在加冕典礼的前夜一直魂不守舍的,时不时望着彩虹桥、还有周围那明亮闪烁的星辰,他几乎两天没有看见Thor了,他一直忙得分不开身,所有人也都围着他团团转,Loki虽并不渴望成为瞩目焦点,至少不是在那些人眼中,他只是想着Thor有没有注意他的缺席?也许没吧。


他们是成熟男人了,不再是孩子,Thor是力量的代表,Loki是法术的象征。


Loki徜徉在走廊里根本无人挂怀他,他就如同个影子。


他打开房门的时候却发现Thor在里面,坐在他卧床上好像是天经地义,Loki有些吃惊不禁像冰冻住了一样杵在门口,Thor冲他微微一笑,一如既往地英俊却有点迟疑不决,手里还拿着把剪子。


“弟弟”,他说道。


Loki缓过神来关上门。


“你走错屋子了。”


Thor笑道:“我知道。”


他站起身来走向Loki,站得很近足以嗅到他的气息,非常干净清新,Loki盯着他手中的剪子。


“你应该回去睡觉了,哥哥,明天是你的加冕礼”,Loki仰起头,露齿一笑道:“你忘了吗?”


“当然没有”,Thor答。


他烦躁地握紧拳头又放松,嘴唇哆嗦着,Loki看出他很紧张,大大咧嘴笑道:


“那是怎么回事?”


Thor伸过手中的剪子,好像Loki一直不曾看见似的。


“你可以帮我剪头发吗?”


仆人们每天都环绕在他身边奉承谄媚,为了他的典礼做准备,任何一人都可以为Thor做这个,只是Thor不曾出口要求而已,他问的是Loki,他不曾忘怀,Loki有点心跳加速,脸颊痒痒的,只是他什么都没说,只是握着Thor的手,接过剪刀。


“转过去”,他说道。


Thor坐在椅子上,Loki站在他身后,修长的手指穿梭于他的发间,如同过去那样,他认真地修理着Thor的头发,修整着发丝的长度,垂落披散下来,虽然没有什么缠结,可Loki还是梳理着,手指按摩着他的头皮,Thor低哼哼着。


很快就剪完了,Loki想要放下剪刀的时候Thor却一把握住了他的手腕。


“等下”。


他握着的力道很大,Loki只好不动。


“给我刮胡子吧”,Thor说,“拜托你啦。”


Loki之前没有做过这个,Thor从来也不曾要求,自然也就不曾实践过,这看起来太私密了,越过了那不该逾越的界限。


“怎么了,哥哥,你自己不能修理吗?”


他想要试着缓解紧张却无济于事,Thor向他微微一笑,但不是他之前那种傲慢又粗鲁的笑。


“我希望是你”,他说道。


他们相互凝望着对方,好像在权衡些、思虑些什么,最终Thor放松了他的手腕,Loki几乎忘记了Thor上次不发号使命是在什么时候,Thor尚有希望的余地,这就是Loki不后悔到Jotunheim去的缘故,除了他还有谁能为Thor这么做?


Loki抬起剪刀。


Thor闭着眼睛微微弯腰,他们脸对着脸,Loki小心地修理着,先是下巴,剪掉碎发随后拇指轻轻抚摸着,他的脸上甚至能察觉到Thor的气息,温暖又舒畅,他刮掉Thor的小胡子,剪掉那些延伸到Thor下唇处的细密毛发,时间好像静止了一般直到Loki终于放下剪刀,Thor睁开眼睛注视着他,好像要望进Loki的心底深处,拽出什么东西似的,Loki紧张地咽下口水。


“明天”,Thor说道,随后捧着Loki的脸颊亲吻在他的额头,Loki皱皱眉。


“你会站在我身边吗?”他问道,听起来好像个孩子。


这一刻,Loki在质疑自己,有生以来头一次。


“当然”,他答道,可心底哪出好像钝痛了一般。


……


……


……


(五)


他有整整一个礼拜没有见到光亮了,Odin把他关押在地牢的最深处,与世隔绝。虽然口枷已经摘除,可是锁链依旧还在,还有那颈上的项圈,能够束缚住他的法术,让他无力反抗,Loki几乎全身脱力,蹒跚着挪到墙角瘫倒下来后就不再动弹,他也不愿意去那张床上,他会度过这一切,只需等待。


而今他只是这里的囚犯,他战败了。


就算能逃跑,又能躲到哪里?灭霸会找到他,齐塔瑞人会找到他,Thor会找到他,Loki甚至不知道哪个更可怕。


第八天的时候,牢门打开了,一缕光亮照射进来几乎闪花眼睛,Loki闭上眼睛,咝咝吸着气别过头去,他无需看也知道来人是谁。


“弟弟”,Thor说道。


随后门被关上,光亮再次消失,Loki却没有转身,这不是他想看见的人,不是。


“来呆看你的囚犯?”Loki怨恨地问道。


“我来看望我的弟弟”,Thor说。


他把Loki扳过身来,扶着他坐起身抵着墙壁,锁链一直哗啦啦作响,Loki冷笑道:


“这里没有。”


Thor听到这般回答却一点也不生气,他是真心变了,Loki也是。他伸出手,Loki第一个念头以为要捏紧他,可Thor只是抚了抚他的头发,黑发乱蓬蓬的很长了。因为这举动Loki不禁有点困惑,却只是沉下脸来,屋外什么声音好像在滴答作响,随后Thor站起身,他俯视着Loki的悲伤眼神却不是因为怜悯,而是悔恨。


“我会回来。”


Loki不答。


他的确回来了,是在晚上,或许是在清晨,Loki总不知道,Thor走后他还是一动不动的,伸着腿,手垂在身侧,当他抬起头的时候,却看见手里拿着剪刀的Thor,Loki深吸口气,Thor一言不发的弯下腰平视着他,他挪着Loki的身体直到他坐在自己身前,自己的双腿之间,Loki仍旧不动,他知道他无力抗争。


这是他的宿命。


Thor犹豫地摸着他的头发,指尖滑下Loki的发丝随后又抚上去,头发很脏了,油腻腻的都粘连在一起,缠结着打不开,可Thor却没有停手,只是不住抚弄着解开那些结梳理柔顺,他努力地手势轻柔,尽最大的努力温柔些,可是Loki被扯到的时候好像很痛,他想要那痛楚。


当Thor剪下第一缕发丝的时候,Loki觉得好像是什么沉甸甸的东西也随之一道飘落,他想要尖叫要Thor住手,可是他却不曾开口,他甚至纹丝不动,Thor的手法虽然很稳可是他从来不曾给Loki剪过头发,他剪到齐脖颈的位置,像从前他不曾坠落深渊那个样子,剪完后Thor的手再次拂过Loki的发丝,又滑落下去摸着他颈部的项圈却停驻下来。


“弟弟”,他说道,一下子靠近了些,“我是太让你失望了。”"I've failed you so much."


“不”,Loki说道,随后再也说不出什么哽塞起来。


他甚至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什么都不知道,关于这一切,Thor扶着他转过身来的时候眼睛里盈满泪光,眼睛湛蓝得不可思议可Loki只是看得作呕。


Thor吻了他,这接触几乎是痛楚、是绝望,可Loki都不介意,他既不回吻,也不挣扎,他已经厌倦了挣扎,他厌倦了。


脸颊上是什么湿漉漉的?随后Loki意识到那是泪水,Thor的泪水,还混合着他自己的泪水,他们都落泪了,可Thor还是一直在吻着他,手掌捧着他的脸颊吻着他,他心里仍旧有太多的恨,放佛置身烈焰而Loki无所适从,他恨,他爱,他唯一做不到的是无所挂怀。


Thor后退终结了此刻,LOki仍旧是个囚犯,和从前不再一样,无法重新来过。


“我会改变这一切”,Thor说道,“我会挽回你”。


 可怖的笑声溢出Loki的喉咙,他再无法忍受、冷笑声声滑出他的唇瓣:


“你不能”,他说道,“你做不到。”


Thor站起身来,指尖略略踟蹰在Loki的下颌又溜走。


“我会拼尽全力”,他说道。


他转身离去,Loki仍是好久不动,当他终于抬手摸着发尾的时候发觉短了好些,却也熟悉些。


“我知道你会”,Loki说道,可是黑暗不会给他答案。


他等待着Thor的再次归来。


……


……


……





译者:这篇的题目我自由发挥了~~就是觉得“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简直太配这文格调~~

评论
热度(54)
  1. 学医救不了国服Maryandmathew 转载了此文字

2015-06-17

54 Maryandmath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