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学医救不了国服 —

【锤基/Thor】Le miracal 第七章

遍地是坑的苏凉君:

ACT7:
Magnus跟Sleipnir以及Fenirr战斗力爆表的差点吃光了整个甜品店的所有商品,Magnus还好一点,Fenirr稍微有点受不了其他顾客围观的视线,不得不把自己缩进了Magnus的怀里,屁股对准其他人,手里还拿着一块浇了草莓酱的蛋糕。Sleipnir对甜品不是太热爱,但是被这股热烈的气氛所吸引,她也吃下了不少的东西。为此,Magnus不得不带着两个孩子出去散步消食。只是在路过炸鸡店的时候,Fenirr又用期盼的眼光对准了Magnus,然后Magnus就惊呆的发现这个三头身又吃掉了差不多将近50根热狗。这下连Magnus都有点担忧了。

他抱着Fenirr,Sleipnir牵着他的衬衫一角,这样他才能腾出手来摸摸Fenirr圆鼓鼓软绵绵的小肚子:“Fenirr,你,吃饱了吗?”

三头身用白嫩的小脸蛋在他脸上蹭了蹭,摇了摇头:“papa,还要……”

这么一说,Magnus又有点饿了。这股饥饿感来的比较奇异,在Stark公司他就已经喝掉了一大杯的可可,差不多有一升左右,本来已经非常饱足了,接着又在甜品店吃了许多甜食,照理说他不应该有饥饿感的。但是,此刻看着Fenirr肉呼呼的小身体和红扑扑的脸蛋,他却有咬一口的冲动,就是不知道小孩子的肉是不是一样的嫩……

打住,他是不是饿晕头了?

鉴于他盯着Fenirr的目光过于的炽热,Sleipnir似乎也发现了其中的不对劲儿,她手上一个使劲儿(为此撕掉了半块衣角,Magnus有点心惊这孩子的气力),拉停了Magnus,接着她说道:“papa,你不舒服吗?”

对于papa这个词Magnus必须承认自己已经有了免疫力,但是他也确实不太舒服,这种感觉很像贫血,头晕,眼花。他不是第一次面对这种状态,但是他这是第一次有了见到谁都想咬一口的冲动,尤其是面前的这两个小不点,总感觉应该很好吃。

这种冲动几乎让Magnus不寒而栗。他不得不放下Fenirr,而三头身好像完全没有注意到有危险一样,他被自己的姐姐护在身后,但仍挪动脚步想去抱Magnus的腿。

Sleipnir皱着眉头,这样的papa很危险,但是却又觉得papa应该完全不会伤害自己。心理年龄不超过6岁的Sleipnir开始回忆daddy是怎么教育自己的,如果发现自己有危险应该叫谁?

又是一股晕眩感过来,Magnus盯着两姐弟的眼神愈发的不善,他的眼睛慢慢瞪的滚圆,然后瞳孔拉长,放大,眼尾拉长,日光下他的影子开始扭曲,就仿佛是一条毒蛇慢慢的抬起了身子。

Sleipnir瞬间就拉着自己的弟弟跑出了老远,日光下,光与影都被她抛在了身后。

Sleipnir试探性的叫了一声:“papa?”

一股寒凉扑面而来,大蛇的影子疯狂的扭动着,就好像被什么踩住了尾巴。紧接着地上的影子凝结成了一个熟悉的人影,Magnus眨了眨眼睛,一片绿色晕染了一切,他瞪着Sleipnir与Fenirr,就仿佛发现了什么令人目瞪口呆无法接受的生物一样,他缓缓的开口,那是一种Magnus从来听到过的语气,冰凉,伤感,能够冻住一切的情感,能够扑灭一切的火焰,只剩下所有的虚无与空洞:“Sleipnir、Fenirr,原来你们还在。”

然后他的身体颤栗着,倒了下去。

匆忙赶到的鹰眼刚好接住了他,而黑寡妇则抱住了Sleipnir跟Fenirr。

Fenirr挣脱了黑寡妇的手,他就像一条小狗一样的跑了过来,扑在了Magnus的怀里。

“Fenirr~”Sleipnir也跟着跑了过去,瞬间就把Natasha甩在了身后。

鹰眼从随身携带的小包里掏出了一直注射器跟一管红色的药剂,迅速的扎进了Magnus的身体。他对着无奈走过来的娜塔莎,献宝似的一笑:“Thor的血,幸好我早有准备。”

Natasha笑了一下:“你怎么想到这个的?”

Clint得意一笑:“自从知道这两个小家伙需要Thor的血成长后,我就防着有那么一天这两小孩子饿起来不分男女老少就要下口了。我可是经不住Fenirr一顿的。”然后他对着两个泪眼汪汪的小不点,咧出最大最开朗的笑容出来,“等十秒钟,Magnus就会醒了,不然我们打赌?”

“啪……”黑寡妇一巴掌把他拍了下去,“万一不醒呢,你负责哄好他们?”

Clint吃痛的撇了撇嘴,轻而易举的把Magnus扶了起来,原本他以为这个差不多高出他半个脑袋还多的高个子虽然赶不上Thor那样的体格,至少也必须跟队长差不多吧,结果Magnus轻飘飘的,差点让Clint以为力气再大点他都能把人家的腰给折了。

这可不好,Thor家都是肌肉男,怎么冒出来这么个小可怜?哦对,Tony说这个完全继承的是Loki的能力?

这么想着,有个充满讥嘲感的声音在他耳边慢慢说道:“Hawkeye?”

卧槽!这声音太耳熟了,Clint条件反射的就把人给摔了出去,接着他看到了黑寡妇无力的眼神:“我知道你被Loki控制过,还是我把你打醒的,对他的感觉颇为的难以形容,但是,你用得着把他的孩子也扔出去?”

鹰眼觉得自己快冤死了:“Magnus说话的口气,简直跟当年那个绿眼睛的小混蛋一模一样好吗?我也就是那么一顺手……”

而已经跑过去一边拉着一只手的两个小不点投射过来了委屈的眼神,那意思就好像以后再也不会叫鹰眼叔叔了。

Clint简直想抱着Natasha哭上一场了,他帮着Fenirr偷了那么多的甜食(还是小狗模样的Fenirr当初被拒绝投喂任何甜食,因为对狼形身体来说这不健康,虽然Thor表示过Fenirr是神,应该不受影响),为此挨了Natasha那么多的家暴,结果这个Loki家的小崽子就因为自己扔了他弟弟出去,居然不准备理他了。

这个时候Magnus才好像清醒了一点,他顺着自己的手见到了两双充满着担忧的小眼神,想了好久才反应过来自己是怎么回事:“我又饿晕过去了?”

Fenirr点了点头,他还不是那么会说话,不过Sleipnir则描述了一下刚刚他的异常:“papa刚刚好可怕,好像要把我们吃掉一样……”

Magnus动作缓慢的站了起来,苦笑道:“……我有这么饥不择食?”

两个小不点都点了点头,Fenirr还拼命了张大了嘴,意思刚刚Magnus都快看着他们流口水了。

这形象,瞬间毁灭得不能见人了。

Clint跟Natasha站在一边看着这三姐弟的互动,听到Sleipnir的形容时眉毛挑了挑:“我以为Tony所有的人情世故都转赠给队长了,没想到他比Thor还要想的更多一点。”

Clint想了想,还是说道:“你要是被谁从几百米上空摔下去一回,以后再碰到他的事情,多少也会多想一些的。”

Natasha怒目:“那你怎么没想那么多?”

理所当然的:“我是被他控制的,我要怎么想?”

这个时候,Clint注意到了对面高层顶部似乎有什么光线闪了一下,看上去不太像是自然光的折射,倒像是……

Magnus正低着头,跟Fenirr说着什么,Sleipnir这次比她的兄弟更快的爬上了他的手臂,抱着Magnus的脖子低头看着Fenirr抱着Magnus的腿撒娇。他们两姐弟以前就很喜欢把Thor当棵树然后爬上爬下,现在轮到Magnus了。

因为Sleipnir的动作Magnus稍微趔趄了一下,等他站直了身子,却感觉自己左边背部被什么叮了一下,不是太疼。他伸出手去摸了摸,感觉湿漉漉的,有点粘稠,触感也很熟悉,他见过不少。

他低下了头,看向了自己的胸口。那里同样湿漉漉的,晕开出鲜艳的红色来。他感觉自己的腿开始发软,脑袋开始晕眩,他听见了自己脉搏的声音,心脏不是那么有力的跳动着,带动着那片红色晕开的面积越来越广。

他勉强笑了笑,对上了Sleipnir的眼睛。

他抱紧了Sleipnir,再一次的倒了下去,后背砸在坚硬的地面上发出了沉重闷响。

接着他翻了个身,把Sleipnir跟Fenirr都护在了身下。

然后他闭上了眼睛,感觉寒冷从脊髓里慢慢升起,从出生到现在,它们依旧如一地包裹着他。


=========================
不是加更,只是贴明天的。
明天上午开会,下午对账,晚上,晚上要写C‘est La Vie,顺便修修文。
这文是写C’est La Vie 的时候写出来调整心情了,等我写完了这个再倒回去写那一篇的时候就差点找不到感觉了——我果然不适合写逻辑比较严密的剧情流。本来是想写个温柔清新的小甜文,结果脑子里一抽筋开虐写得特别顺,顺得我自己哪天不敲个两句就觉得手上差点什么,围观了一次的姬友就差没有抓着我的脖子骂我你这是小甜文?!咳!
有妹纸问我这篇文算HE还是算BE,我自己也不知道,因为写的时候没想那么多,按照我原先的想法大概会是个大团圆结局出来,比方说死去活来梗之类的。最开始写的时候在听席琳迪翁的le miracal,于是顺手定了名字,翻译过来就是爱的奇迹吧……
继续顶锅盖跑……

评论
热度(29)
  1. 学医救不了国服已坑勿念的苏凉君 转载了此文字

标签

锤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