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学医救不了国服 —

【锤基/Thor】Le miracal 第九章

遍地是坑的苏凉君:

ACT9:


对于Tony的调笑,Thor并不放在心上,父母养育自己的孩子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不过他确实必须好好想想要怎样才能把三个、哦,不对,是四个孩子养大成人,光献身恐怕是不够的。感谢那个人,当年在神域扮演Odin的时候似乎就已经想到了会有这么一天,所以用了不少理由弄了不少的金苹果存放在金宫里面,身为霜巨人就是有这样的保鲜能力,只要一丁点的小冰块就可以了。


 


Thor这才想起来,当初他是在母亲Frigga的寝殿里找到Sleipnir跟Fenirr的。用sif的话说,当年的那个人冒充众神之父的时候,没有事情就整天的呆在Frigga的寝宫里,当年神域的勇士们以为那是因为Odin万分思念神后Frigga,现在想来他只是方便在Frigga的寝宫里好照顾自己的孩子。


 


当然,Thor不会承认的是,那个人同样也很思念Frigga,至少比思念自己要多。好吧,承认这个就好像他是一个普通的中庭人类,为了一点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就会跟自己的恋人计较。


但是问题是,当初跟你为了一丁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就计较的人不见了。


 


Thor的脸色黯然了一下。也许他应该再回神域去看看,是不是又有金苹果可以采摘了?


 


Thor把Magnus带回了Tony位于伦敦的别墅。Tony则亲自出马跟伦敦警察局谈妥了一批赞助,借此将Magnus带回纽约复仇者大厦。老实说Tony觉得自从遇见了这个随时出门都可以参加动漫展的大个子,自己花钱就总是特别的大手大脚了呢。


 


对此Steve相当的淡定:“Tony,你的钱够你躺着花几辈子了,帮帮Thor也没什么。”


 


Tony还在喋喋不休:“我并不是不愿意帮Thor,我只是不想帮那个绿眼睛的小混蛋养孩子,尤其这一个还长得跟那个小混蛋一模一样。我可不想见到他就回想起那个绿眼睛的是怎么把手无寸铁的我给扔下复仇者大厦的!后来还害我又从宇宙虫洞间掉了第二次!要不是Bruce那么那个血牛,我早就死了不只一回了好吗?!”


 


是的,他不是对Thor有什么不满,他只是对Magnus的那张脸不感冒。但不管Tony有多么的难以接受,就这么过了几天,Magnus一直没有醒。Bruce跟Tony又给他做了个全身检查,说一切安好不大对,Tony在Magnus的体内没有发现任何可以跟孕育子嗣相联系的器官,但通过能量反应Bruce发现了确实有什么东西在Magnus的体内成形,并逐渐成长壮大。但要说有什么问题也不大对,他确实消耗了能量,并且腹部确实像孕育的孩子一样有了轻微的隆起。


 


Thor怀念起了金宫里的原子炉,这更能够更清楚明白的给Magnus做一个身体检查。


 


Bruce不敢再次给Magnus抽血分析问题,哪怕是一点点。用Thor的话说,处在孕育期的神族异常的危险,尤其Magnus还是一个饿了二十多年的生物。动物最可怕的是什么时候?就是他们受了伤还饥渴难耐的时候。谁都说不准Magnus这次还会不会那么好运的抑制住了自己的饥饿感,不对着Sleipnir跟Fenirr动手。不说他们推断出来的Loki的死因,就前不久,他可是活生生的撕掉了自己父亲的一块肉呢。


 


对于无法查找出孕育Hela的器官并进行观察,Thor不得不回去问了一下Odin。他没接生过孩子,但是老Odin应该还算经验丰富。


 


Odin对此倒不算意外:“Jormungand是雌雄同体的生物,如果他回复尘世巨蟒的身形,应该可以发现Hela的孕育地点,虽然我并不推荐你们把他弄出原形。不过我倒是有另一种解释,Jormungand如果继承了Loki变形者的天赋,那么当他拟态成人类的时候是绝对不会把自己弄出雌雄同体的身体的,他下意识的掩饰了这一切,毕竟他当了二十多年的人类,要遵守人类世界的生活准则。而如果他腹中真的是Hela的话,以死亡女神的能力而言,能够掩饰自己的存在也是可能的,毕竟死亡也就是虚无而已。”


 


Thor也放下了心来。


 


Magnus一直都没醒,他躺在Thor的床上,不知道是沉睡着还是昏迷着。Sleipnir跟Fenirr睡在他身边,一个抱着他的左手,一个抱着他的右手。


 


Fenirr在睡梦中咂咂嘴,他动了动身子,往下滑了滑,把脑袋搁在了Magnus的肚子上,小手摸了摸,就好像在跟Magnus肚子里的孩子打招呼一样,他朦朦胧胧的说着:“brother……”


 


Thor则把自己塞进了一个单人沙发,那真的是太不容易了。他盯着Magnus的睡脸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听到Fenirr睡意十足的呢喃轻微的笑了笑。


 


当年Odin第一次把那个人从母亲寝宫里抱出来的时候,Thor也是这样,他扑到了Odin的怀里,看着那个瘦瘦小小的黑头发小家伙吮吸着大拇指,他满怀爱意的看着自己的小兄弟,甚至伸出了手指戳了那嫩嫩的小脸蛋一下,然后那个小东西就皱了皱眉,扁了扁嘴,嚎啕大哭起来,Thor把他的小兄弟抱在怀里,哄着他,亲着他,结果那个小家伙起码哭了一两个小时都没有停止,哭的都快喘不过气来了。Thor悲催的抱着那个小家伙噌噌的跑回了母亲的寝宫,他的弟弟哭起来太吓人了,至少之后好多年他都不敢对着人家伸手。值得恼怒的是,那个小家伙还在能跑能跳的时候拼命往他身边钻,要知道,不对着人家的小脸蛋动手这么困难的事情,做起来可是相当的不容易呢。


 


那个时候Odin是怎么形容那个人的?哦,很有气性的小宝贝,今后可真得顾忌一下呢。


众神之父的评价可真是一点错都没有。


 


Thor当初接手Sleipnir跟Fenirr的时候提心吊胆了好一阵,十分担忧这两个小家伙哭起来是不是跟Loki一样,不过庆幸的是,Sleipnir跟Fenirr被Loki教育得十分好,即使被一群大男人粗手粗脚的照顾着,也一直无忧无虑的成长着。哪怕就是觉得委屈了,也只会悄无声息的流眼泪,老实说这样看起来反而跟Loki一样了。


 


或许是因为这几天发生的事情跟Loki又深入的牵连起来,所以才会不知不觉的又想到那个人吗?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Magnus的沉睡不是那么的安静,他时常会痉挛着蜷缩成一团,偶尔也冒出几句谁也听不懂的咒语,然后有无数的坚冰四散着扎进了墙壁里,有好几次都差点误伤到了一直陪在他身边的Sleipnir跟Fenirr。这样的表现就好像他在做恶梦一样。


 


而有时候他又会若有若无的叫着他的两个手足,口气听起来就像垂死之人最后的挣扎。每当这时候Sleipnir跟Fenirr都会一左一右的贴着他的脸,轻声的答应着。


 


某一天,Magnus剧烈的惨叫起来,一层又一层的冰壁包裹着他,但刺耳的尖叫声仍然不停的传了出来,他嘶吼着,疯狂的叫着“Thor”的名字,嘴里不停地冒出“dad”、“mum”这样的喊叫,一次又一次。


 


“他在向Thor跟Loki求助。”目睹了这一切的Natasha低沉的说道。


 


Magnus觉得自己飘在半空中,他的胸口疼得厉害,像裂开了一个大洞,清凉的风吹了个透心凉,他好像看见自己慢慢的化成了灰烬,而且不是第一次变成宇宙中的灰尘的样子。他的肚子同样也疼得很厉害,就好像有什么生物要疯狂的冲破肌肉和皮肤的阻隔,出来一样。


他挣扎着不知道降落到了哪里,接着就摔在了地上,他还没能从地上爬起来,就感觉自己好像被什么东西从内部撕开了,有一条蛇形的东西在他的体内成形,压迫着他的内脏,它剧烈的运动着,好像被什么惊吓住了一样,一条惊慌的蛇,他嘲讽笑了起来。


 


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觉得自己好像进入了什么黑暗的空间一样,那么的潮湿,那么的刺鼻,他慢慢的融化着,看着自己的腿被淡绿色的液体所吞噬,最后变成了同样粘稠的物体,他被什么所吞噬了,然后慢慢的消化着……


 


接着他猛然睁开了眼睛,冰壁在他的指尖碎裂,他空洞的眼睛无神的盯着Thor,从那头略显毛躁的金发到雕塑出来充满了棱角的脸,以及即使充满了担忧与心痛但也显得异常深邃的星辰之眼,接着他的目光滑落到了另一个地方。


 


Sleipnir跟Fenirr挤在Thor曾经坐着的那个沙发上,他们对着他露出了天真的笑容:“papa……”


 


他看向了自己的小腹,紧贴着身体的衬衫动了动,就好像有什么生物对他的注视做出了反应一样。


 


他合上了自己那双翡翠绿一般浓烈的眼睛,释然般的叹了口气,就好像全身的力气都被抽掉了一样,他筋疲力尽的倒了下去。


 


就如同Tony他们的推断一样,对于吃掉了自己的母亲与妹妹这件事,Jormungand从来没忘记过,他们深藏在脑海深处,只在这个时候才会慢慢的想起来。



评论
热度(24)
  1. 学医救不了国服账号已废的苏凉君 转载了此文字
  2. 时遂之森账号已废的苏凉君 转载了此文字

标签

锤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