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学医救不了国服 —

[原创][Avengers同人TL]Punishment-短完-

black_f73:

Thor站在门口看着他的弟弟。

这是他们在米德加德逗留的最后一夜,明天一早Thor就会将Loki带回金宫接受审判,这就意味着这是他们单独相处的最后机会,Stark把整栋大楼都借了出来,大约是彻底损毁后更方便重建,何况整个纽约都重创累累,再没什么能比这还要糟糕的了。

Loki四下环顾了一圈,目光始终不愿意落在他哥哥身上,他装模作样的踱到已经基本粉碎的落地窗前,俯瞰失去大部分电力的纽约,夜色还原了城市的本来面目,显得疲倦却安宁,Loki嘴角露出一个讽刺的笑意,

"所以没有仓鼠笼子?我原以为你至少会学到些什么。"

Thor在黑暗中克制住一个上前抓住Loki的冲动,这太像他记忆里的Loki,但是愤怒和恐慌无济于事,如果他没有真正抓到他,只要Loki放手,他随时都会再一次跌落深渊。

"Natasha建议我们谈一谈。"他紧了紧抓着Mjolnir的拳头,声音冷静的说道。

Loki转过身来,好像听到了全天下最不可思议的笑话,

"谈一谈?"他几乎狂笑着出声,"她有没有帮你打好草稿,恕我直言,哥哥,谈话确实不是你擅长的部分。"

Thor并没有被他激怒,Natasha给了他一些更好的建议,虽然这些建议耗尽了黑寡妇所有的耐心和表达能力,但Thor并不像Loki说的那样蠢,他只是从未曾真的用这个角度来看过他弟弟,他对Loki的爱始终是真实的,在经历了所有这些残忍背叛欺骗分离之后,这一点从未曾改变过,因为在他自己都未曾深思过的深处他始终相信Loki,他想要他回家,想要他变回原来那个聪明乖巧的弟弟,想要回到他们曾经一起拥有的那些没有罅隙的时光,而他却从未考虑过是什么将事情变成现在这样的,他只是一味的说着让Loki跟他回家,却从未想过Loki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其实你不用浪费口舌,"Thor反常的沉默直视让Loki感到一阵的焦躁,他别过目光,仍旧是惯常的嘲讽语调,"我会跟你回金宫的,别忘了宇宙魔方在你手上,我哪儿也去不了。"

"你将在那儿接受审判,"Thor沉着声音说,"背叛金宫和侵略地球。"

Loki低下了眼睛,那些凝聚的寒意又在他周身涌上,他看见Laufey站在Odin的床前,而他杀了他,那个将他遗弃在神殿自生自灭的亲身父亲,在他欺骗之后杀了他,他安排了这一切,只是为了获得那些在下一秒便粉碎彻底的,虚假的信任,他是个天生的叛徒和骗子,是个愚蠢的奢求者,甚至连背叛金宫这样的字眼都显得那么可笑,如果你从未属于一个地方,又何来的背叛。

"…愚蠢,"他最终嘲笑的说,"愚蠢的傻子。"

"是的,"Thor深深的叹了口气,"我们都是傻子。"

Thor走向一处尚未被损毁的沙发,他把沙石从上面清开,然后坐下,他抬头看向Loki,

"而我要弥补这一切。"

Loki转头看着他,带着深深的愤怒和伤害,还有难以置信,难以置信Thor是如何把这句话说出口的,那些事,所有的事,他要如何弥补,而他居然能轻松的说出弥补这个词。

而Thor只是给自己找了一个稳定的姿势,他平静的看着Loki,

"脱了衣服,过来。"

恶作剧之神的银舌头像是突然丧失了功能,这一切起来荒谬又可笑,同愤怒和憎恨夹杂在一起,Loki几乎颤抖起来,他压抑着爆发的疯狂,一步一步的走到Thor面前,他的衣服在同一时间一件件的消失,直到他赤身裸体的藐视着雷神,

"这就是你说的弥补?你是否搞错了羞辱的发音,我的哥哥,我以为你愚蠢到对这些事毫无概念,但是你身体里终究…"

一股强大的力量抓住了他,几乎耗尽了Thor所有压制的冲动,他抓住了Loki,在后者能将任何一句对阿斯嘉德的谩骂说出口之前,他就已经横卧在Thor的膝盖上,Loki奋力的挣扎着,但那挣扎显得如此徒劳,Thor用一只手臂的力量压制住了他,他感到Loki冰凉苍白的身体在他手下扭曲着,肌肉纹理的触感像是被人从水里捞上来的鱼,好像下一秒就会死于窒息。

而这是Thor欠他的。

"你做过很多的错事,"直到Loki放弃挣扎,Thor才再次开口,"有些是你自己干的,有些是我们一起,有些甚至没人知道。在我们很小的时候,父亲会和你讲道理,因为他知道你足够聪明,会明白他对你的期望,而你也确实聪明,你隐藏自己的动机,聪明的不留下任何痕迹,甚至把过错推脱到别人身上。"而Thor往往就是那个别人。

"这是你打碎了母亲最爱的花瓶却说是我干的。"Thor的手扬了起来。

Loki感到一阵刺痛,然后是手掌打在皮肤上发出的清脆的响声,他无法将这两件事联系在一起,直到疼痛的灼热蔓延开来,他才意识到Thor做了什么。

他的哥哥,把他按在膝盖上,打了他的屁股。

Loki难以置信的回过头,想要看清Thor的表情,想要找到解释这一切的合理答案,但他被按住了,很快下一巴掌又落到了同样的位置。

"这是你把Fandral从树上推了下去。"

又一下。

"而这是你剪掉了Sif的头发。"

Thor每打一下就罗列一条Loki所犯下的错误,Loki,甚至Thor都未曾想到自己居然记得这么多的事情,在几百年的孩童时代他们一起经历过的恶作剧,每一件细碎的小事,有些甚至连Loki都不知道Thor知道那是他干的坏事,Thor为他承担了责罚,而Loki甚至还为自己的小聪明暗自窃喜,他作为恶作剧之神被惩处过,却从未作为儿子和弟弟被责罚过,那种亲密的疼痛,那些往事像温暖的细水一样接连不断的流淌进来,那是Thor想要的毫无罅隙的过去时光,Natasha让他睁开眼好好看看这经历过的一切,又是什么将Loki推到他现在脚下的这片荆棘之丛。

他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Thor停了下来,Loki在愤怒挣扎哭喊之后终于沉寂下来,像只受伤的野猫一样俯卧在Thor的膝盖上,像是失去了意识一样轻轻颤抖着,无意的迎合着Thor抚弄他的手指,Thor回想起自己的弟弟究竟是有多么的爱哭,只要他那双绿色的眼睛稍微泛起些潮湿,Frigga就会温柔的把他拥进怀里,他对此几乎乐此不疲,直到某一天起Loki收起了眼泪,挺直了腰杆,比谁都高傲,如此脆弱的自尊心。

他黑色的头发散落下来,比起Thor最后一次见到他时长长了许多,他的皮肤苍白冰冷,像是一层半透明蓝色覆盖在薄薄的肌肉上,Thor发现他从未好好的看过他的弟弟,Loki是如此的不同,几乎没人会觉得他们是兄弟,Loki和阿斯嘉德的任何人都不同,Loki一定早就发现了,Thor尝试去想象那种恐慌和担忧,直到有一天发现他那是一切的事实,他就是他们一直憎恨着的怪物,Thor的心感到一阵空凉的疼痛,像是坠入约顿海姆黑暗的冰天雪地,冻结在坚硬刺骨的寒冷大地…而这也许甚至还达不到Loki所感受到万分之一,脆弱又高傲的阿斯嘉德的小王子和卑贱低劣的冰霜怪物。

而他两者皆非。

Thor把手指放在Loki潮湿的脸上,真相如同黑寡妇所引导的那样充满剧毒让人难以接受,他以前为何从来没曾想过,Loki做出这一切的真正含义。

他想要得到阿斯嘉德,想要得到米德加德,因为他不属于任何地方,不属于任何人,不是国土的臣民,不是父亲的儿子,不是哥哥的弟弟,他既无法争夺也不能创造,他只是个孤独的异类。

他想要拥有的只是想要被其所拥有。

愚蠢,愚蠢的傻子啊。

Thor低下头,轻轻吻着Loki肩胛骨之间的位置,

"不,"他听见自己说,"不,Loki。"

他曾经无法理解父亲最后对Loki说的这句话,那让Loki最终因死心而放手的话,那并非拒绝也不是否定,直到他自己说出来才感觉到那里蕴含的心疼和担忧。

而他能做的比他父亲来的要多得多。

"你属于我,Loki。"他吻着他背后心脏的位置,Loki像是回应他一样的抽动了一下,"你属于我,"他像是灌输一样的重复着这句话,"你的一切都属于我,你的过错,你的惩罚,你的灵魂,你的疼痛,你的骄傲,你的脆弱,我将和你一起回到金宫接受审判,Loki,因为你属于我。"

Loki的颤动停止了,他紧绷的身体放松下来,像是在黑暗里永无止境的坠落中踩到了地面,他蜷缩在他哥哥的怀里,像年幼时的样子,Thor轻轻拨开因汗水和泪水黏贴在Loki脸上的头发,他弟弟像是终于睡着了一样,显得疲倦却安宁。

Thor轻叹出一口气,他终于紧紧的抓住了他。

-END-

评论
热度(40)
  1. 学医救不了国服小黑一坨坨 转载了此文字
  2. 落花狼籍酒阑珊小黑一坨坨 转载了此文字